<第49章 灾星把孩子克没了第1页_将军有个福运妻_摘星_ 书友圈

书友圈

书友圈>将军有个福运妻 > 第49章 灾星把孩子克没了(第1页)

第49章 灾星把孩子克没了(第1页)

江文兴脸色阴沉的不行,等着江武道:“还不管好你媳妇儿!她的孩子掉了,大家都不好过,可这么说你大嫂和孩子,是不是失心疯了?!”

李氏没失心疯,可也快了,本来孩子没了就受了打击,可听到大房居然怀孕了,想想本来是自己的孩子要出生的,结果变成了大房有喜,自己和杨氏的位置就这么倒了过来,要是她再给江家生个孙子……

“我说的哪里不对了!”李氏边哭边说的好不凄惨:“要不是大嫂摔了,我也不会出来看,我不出来就不会摔倒!那我的孩子就还好好的!现在可好,我的孩子没了,你们倒有孩子了,不就是把我的孩子给克没了?不止你闺女是个灾星!我看她肚子里那个也一样!”

“你再说一句试试!”江文兴咬着牙,捏着拳头就要冲进去跟她理论,被江武在门口。

江老太皱着眉看向大房的屋子,显然是把李氏的胡言乱语给听进去了,对呀,大女儿就是个灾星,结果刚怀了第二个,二儿媳的孩子就没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。

“娘!”

虚弱的声音让院子里的几人都安静了下来,江文兴见她出来了,也顾不得找李氏了,忙跑回来扶着:“你出来干什么?不是让你养着吗?”

杨氏靠着江文兴,眼睛通红:“我想问个清楚,凭什么说我的孩子是灾星!从叶儿出生开始,你们给了多少白眼,多少苛待,多少委屈!弟妹怀孕了,像个佛爷一样供着,衣裳我洗,屋子我收拾,饭是我做,不乐意了就要给我气受,我说过一句什么没有?我摔倒了没错,可我也没让你出来看热闹,我也没让雨儿跑出来,你自己的闺女把你撞了,你却都来不讲理的推给我的孩子,凭什么!你的孩子可怜!我的孩子我就不心疼吗?!你们不要欺人太甚!”

一向温婉好脾气的杨氏,还是头一次这么硬气的说话,声声质问掷地有声,看的人又是心疼又是同情,连江老太也一时有些哽住。

本来这是家事,可罗晖真是被他们震的不轻,实在是忍不住出来说句话:“我是个大夫,就以我大夫的身份说句公道话吧,老二媳妇儿的身子快三个月,老大家的也快两个月了,也就是说她们先后怀了也差不了一个月,这孩子可不是她的孩子没了,杨氏肚子里就突然有了的。”

“娘!难道你也是这么想的?”江文兴沉着脸,大有要说个清楚的架势,他这件事要是再不硬气,让老婆孩子受这种欺负,那他还配当个男人吗?

江老太之所以一直说江芊叶是灾星,那是因为有算命的说的,她肯定不可能说这个肚子里还没落地的,那万一是个孙子呢?只是她自己心里也模棱两可的,只能道:“你弟妹这不是刚没了孩子,心情不好又太激动吗?你也不能跟她计较是不是?”

“她没了孩子我不是不体谅,可您听听她说的话,那是一家人能说出口的话吗?当时她怀了身子,口口声声都是,肚子里这是你们江家的骨肉,是你的侄子,让我们照顾,我们也尽心了,可我们呢?难道我媳妇儿肚子里不是江家的骨血?不是他们的侄子侄女了?!怎么这江家就二房是个人,大房就不是人了?!”江文兴也是趁此把心里的不痛快都倒了个干净。

这番话不止把江武堵了个严实,也让江老太都没话来辩解了,一时间只剩下李氏在屋里哭的声音,江雨倒是个心疼她娘的,听见大伯把她娘吼哭了,小嘴儿还振振有词:“奶奶说了,我就是有福气的,她就是灾星!我娘说的就是对的,凭什么骂我娘!”

江芊叶本来看这个契机挺好,也能趁机一解平时的积怨,没想到这个小破孩又跑出来搅局,忍不住一个白眼儿瞪回去:“对,你是福星!你这么有福气,你怎么没护着你弟弟,还让他没了呢?”

这题对于江雨来说可超纲了,她根本理解不过来,忙跑到江老太跟前拽她的手:“奶奶,你跟她说,雨儿就是福星是不是?是能给全家带来福气的是不是?”

罗晖听的头大,这都是怎么教孩子的,看看人家老大两口子教育的孩子,再看看他们,哎,也不知道这老太太怎么想的,就一门心思的对二房好,把老大一家都憋屈成什么样了。

“我先回去配药去了,一会儿让小叶子带回来熬了喝,我就以大夫的身份劝一句,两位现在身子都虚着,别闹了也别生气了,不然对大人对孩子都不好。”

江老太忙道:“说的是呢,听大夫的,赶紧赶紧的,都各回各房去。”

江芊叶见杨氏回屋了,这才跟着罗晖出了门,罗晖见她少有这么闷闷不乐的时候:“你小小年纪也别操那么多心,老太太不是想要孙子吗?这之前怎么供着二房,现在不就得怎么任着你娘吗?”

“不一样。”江芊叶刚才就把她那个表情看的一清二楚了:“要是祖母真是一碗水端平,刚才二婶儿那么诋毁我娘的时候,她就该站出来为我娘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话了,可师傅看她,还在帮着二婶儿找理由,分明打心眼里也是认同她的话的。”

“你也回去多劝劝你娘,放宽了心,不好的话就不要往心里去,现在自己的身子和肚子里的孩子重要,犯不着置那个气。”

江芊叶点了点头:“我娘本来脾气很好的,今天实在是二婶太过分,把老实人都逼急了,我和爹会好好照顾娘的,也不指望他们的。”

罗晖摇了摇头无奈道:“她那二孙女是不是福星我看不出来,可我这么乖巧聪明的学生,哪里像灾星了?这老太太莫不是老糊涂了。”

老糊涂不老糊涂江芊叶是不知道,反正不聪明又一意孤行是肯定的,她也不想这么说长辈,可她的所作所为,又哪里称得上是个好长辈?哪怕连外人也做不到她这么狠心又漠然的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