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第39章 大堂断案第1页_将军有个福运妻_摘星_ 书友圈

书友圈

书友圈>将军有个福运妻 > 第39章 大堂断案(第1页)

第39章 大堂断案(第1页)

几人随意在街边包子店吃了点,小河虽然说要付钱,江文兴还是执意要掏钱,小河没办法了才笑着道:“伯父伯母这样的朴实人,才能养出小叶子这么好的孩子啊。”不爱占便宜不自私贪婪,看来少爷看人还是准的,这家人有几分可交。

到了辰时,官府准时开堂,几人早就在等候了,等了里面宣,这才进入大堂,江芊叶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县令,四五十岁的年纪,没有想象中的大腹便便,反而有些偏瘦,端正笔直的坐在上位,有几分当官的气势。

罗晖一身囚服,站在中间,看起来有几分憔悴和狼狈,县大人赵佘身子前倾发问:“堂下何人?”

江文兴和杨氏也没见过这种场面,闻言忙跪下道:“大人,小的银山村江文兴,这位是我的内人杨氏,这女娃是我女儿江芊叶,男孩儿是岳北。”

赵佘点点头:“听捕快说,这两个孩子才是本案的证人,亲眼所见了罗晖杀人场面,可是事实?”

“正是。”

赵佘看向岳北:“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,和罗晖又是什么关系?”

岳北声音清脆,不忙不乱:“大人,我和死者没有关系,和罗大夫也没有关系,都是同村。”

“那死者和你舅妈有染,可属实?”

“是。”岳北干脆不等他问:“正是因为我撞破了他们的事,又不让我舅妈再跟他往来,所以他才想害我。”

“那你呢?”赵佘又转向江芊叶。

“我跟刘老赖没关系,但罗晖是我的师傅,教我医术的。”江芊叶相信捕快肯定已经在村里打听清楚的,隐瞒反而会显得可疑。

赵佘翻了翻之前捕快交上来的册子:“这么说来,你们一个跟死者有过节,一个跟罗晖有交情?”

这话一问,很显然就是代表他们作证的话,很可能是伪证,可能不会被相信采纳的,江芊叶道:“大人,我们俩是小孩子,我师傅是心善有医德的大夫,无缘无故谁会去做这种事呢?”

“听说这位罗大夫在你们村里名声和人缘不错,银山村的村长还为他说过情,那是不是可能你们父母也教你们,为他开脱罪责呢?”赵佘查案一向如此,不会轻听轻信,尤其小孩子,若真是说谎,相信诈一诈也就出来了。

江文兴一急,刚要说话,已经被赵佘抬手制止:“证人是两个孩子,闲于人等不用说话。”

江文兴只能又生生把话咽了下去,有些不放心的看向江芊叶,这次倒是岳北先开了口:“大人,如果我们是瞎说,那也就是说罗大夫不是失手,而是故意杀了刘老赖,那大人要想一想,罗大夫为什么要杀他呢?”

赵佘一愣,刚要开口,岳北接着道:“刘老赖只跟我有过节,我是他的眼中钉,罗大夫和他无冤无仇,为什么要冒着坐牢的危险去杀人?那就只能是罗大夫为了我杀人,大人觉得可能吗?我和罗大夫也非亲非故,我也没有钱,没有势,一个人为什么要为了我这样一个小孩子去杀人?”

不但赵佘一众人被震住了,连江芊叶也没想到岳北逻辑能如此清晰有说服力,看他张口就来的样子,显然是早就想过了,已经有了应对才来的。

赵佘摸了摸胡子,看着不大的岳北,居然上扬了下嘴角:“说的倒也不是没道理,所以你的证词是,死者要杀你,罗晖为了保护你和他厮打在一起,然后失手误杀?”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