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友圈

书友圈>皇子攻略:将门嫡女性子辣 > 第490章 陈年旧事(第1页)

第490章 陈年旧事(第1页)

第490章 陈年旧事也不知道能不能将那不在救人的和尚找过来,说绑过来太荒唐,绑过来的估计也不会救。也不清楚能不能救,这个问题太难了。洗澡水弄好了,苏禾鸢在苑蓁茱萸的搀扶下进了浴桶。第一次让她们帮忙脱衣服,实在是害羞,都是女性也是不舒服的。不过也没有办法,自己都站不稳,有气无力的。进了浴桶,里面是药草熬制的水,很暖和,疲乏好了很多。茱萸在一旁看着,怕苏禾鸢又发作,或者无力睡着了。苑蓁出去将被单换洗,把房间清理了一下。她不想让别人进来,然后乱嚼舌根,传的风言风语。苏禾鸢泡了一会就起来了,她很困了,她要睡觉了。茱萸将她扶起来,她有力气了些,帮她擦干穿好衣服扶到床上。苑蓁这时拿来糕点和粥,让苏禾鸢吃点,不然身体受不了。苏禾鸢不想辜负她们的心意,一点一点的吃了进去,虽然不是很多,但是吃完了力气有恢复了不少。吃完她便躺下睡着了,她没有在做各种噩梦,或许是心安的原因。祁修远回来了,让她心里平静了很多,那些慌乱都好像得到了治愈。茱萸苑蓁看着睡着安稳的苏禾鸢,在心里祈祷祁修远一定要把大夫带回来,一定要治好苏禾鸢啊。庆庵寺里,荣昌终于现身了。他看见祁修远便一直摇头,救他不过是一时兴起,现在倒是赖上他了。“荣昌大师,许久未见了。”

祁修远常来看他,也是为了求得心里宁静,在这里他可以不用那么警惕的睡一个安稳觉。只是苏禾鸢嫁过来后,他倒是能在府里睡安稳觉了,便不常来了。“是啊,这大晚上你来找我有何事?”

荣昌很不耐烦,他已经要睡觉了,还要起来见他。“求你救治我的皇妃。”

“不救!”

荣昌毫不犹豫的拒绝了,他已经发过誓不再使用自己的医术。至于为什么发这个誓言,这就说来话长了。当初荣昌还未修行,是个没正形的浪荡子,但是医术了得,被不少人追捧。那些达官贵人那是对他各种尊敬,他就很膨胀,花天酒地的。后来开了医馆,为了彰显自己的医德,还对穷人免费减半,他有的是钱。有一天有个姑娘急急忙忙的跑进来,拉着他就走,让他去她家救她爹。那女子生的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,而是一脸的英气,这倒对了荣昌的眼。女人堆里度过好一段时间,他什么没见过,可是这样这个女人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。他跟着去救治了她爹,不是什么特别难的病,只是这药贵。这女子听说可以免费,又发病了才急匆匆的拉他过去。为了表示感谢,女子做了一顿饭给他吃,说医药费以后会补齐。荣昌之后一直过来亲自问诊,还调侃说你嫁给我,不就行了,医药费有了还能有钱花。女子以为他是在开玩笑,没当真,认为他是看不上她这样粗俗的女子。她绣花不行,只会干粗活,又不是什么大家闺秀,小姐。后来她爹病好了,荣昌也没什么理由过去了,总是制造机会偶遇。女子会去捕鱼卖,他就每天买鱼,她父亲好了,医药费也每月送来。女子也被荣昌感动,准备谈婚论嫁。只是这有一天她父亲急匆匆拉着荣昌回家,说她被虫子咬了,脸色发黑。荣昌急了,用了各种药,可是女子却像得了怪病不得好转。而且快速的衰老下去,他翻遍古籍各种试药,都无用,最后死在他怀里。那以后他就关了医馆,去到这庆庵寺修行。可无然说他尘缘未了,心中有牵挂,不愿意收。后来他就在旁边带发修行,无然可怜他,就让他入寺带发修行了。此后他再也不治病了!“你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死在我怀里吗?就像当初你一样吗?这天下是有人能治,可救近的只有你了,我实在是舍不得她要受此折磨。”

祁修远知道他的过去,故意刺激他,也是说出自己心里的话。“心爱的女人?”

荣昌怀疑的看着祁修远,他什么时候有了喜欢的人。“恩,她是我的命。”

祁修远眼神很坚定,不像是骗人。“可我发过誓,佛说说谎背叛誓言,是会下地狱的。”

荣昌还是拒绝了。他就是要安心修行的,不能破戒,不然之前所有的都毁了。“你修行为了什么,赎罪吗?还是让自己心安?看着心爱的女人在怀里慢慢被折磨而死,你不难受吗?即将成为的妻子,因为自己无能为力死了,你高兴吗?”

祁修远疯了,他不停的提到那些事情,不停的刺激荣昌,不停的戳他的心窝子。“你……”荣昌生气了,他眼里满含泪水,这些年他一直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继续研究,也许自己爱的人就不用死。“荣昌,你始终放不下的那些东西,所以我一直未让你剃发。”

无然轻飘飘却充满力量的声音拂过两人的耳畔,让两个人心里静了些。“主持…”荣昌表情很是挣扎,他这些年一直学着放下,可始终放不下。佛说要放过自己,才能渡化别人。可他连自己都放不过,也度化不了,怎么去给别人解烦忧呢。“荣昌,跟着九皇子去吧,也许那位皇妃会给你答案。”

无然突然高深莫测的说了这么一句,这是什么话。“皇妃?”

荣昌不解,无然连她都没有见过,为什么会觉得能解他的烦忧。“天机不可泄露,路我已经指了,你要不要走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
无然笑的很和蔼,说完便坐在蒲团上定坐念佛了。祁修远跟荣昌都是满脑子的疑惑,苏禾鸢怎么会解荣昌的烦忧呢?他们两都没什么交集,能有什么可解的。不过这无然说话一向如此,但是却很准。所以多少爬越这高山,就为了解一只签,得指引,能有个好命运。可无然只给有缘人指引,他从不轻易露面,那些人还是会等好几天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